菜单

未得分文稿费,我的一生朴实不奢华

2019年7月3日 - 情感

在我心里一直有个问题:作家究竟是为什么而写作?为名吗?有太多太多的优秀作家声明鹊起于离世之后,正如杜甫评价李白那样:“潦倒生前事,千秋万岁名。”死后被封为诗仙,又有多少意义?生前潦倒,人家看不起你,自身生活拮据,纵写万篇锦绣文章分文不值,费纸费墨而已。又浪费自己的时间,占用陪妻子玩耍的时间,还要耗费心神,如贾岛所言:“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远不如那些做官之人,吃喝玩乐,所到之处人皆夹道欢迎。虽死后名灭,然生前尽享荣华富贵,其结局远胜于穷困之文人。死后之名,如鸡肋耳!食之无肉,弃之有味。竟惹无数文人竞相逐之,此文人之悲也!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我虽深知其理,然依旧忘我于文学,最可悲也!元好问有这么一阕词:“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人生常恨水常东,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钟,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从词中可以看出,他仕途坎坷,纵情于酒,借酒来麻醉自己被名利之心奴役的思想。名利驾驭人心,人成名利之奴。可悲可怜,但无奈。欲挣脱名缰利锁,数千年来,仅老庄而已。老庄行不言之教,本不愿写《道德经》,迫于出关受阻,无奈写之,身后之名,非其所求。庄子却相位,游戏于人间,写书仅为娱乐而已,文坛地位未曾觊觎。

作者:大川(来自豆瓣)

作家之写作为利乎?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著《红楼梦》。未得分文稿费,生前名声不传。其作品属于无偿捐献于后代,自己却举家食粥,无饭充饥。社会对文人何其之冷酷也!然文人却对文学之痴心未曾稍减,文人视利如无物乎?倘若曹雪芹经营生意十年,纵不能成陶朱猗顿之富,解决温饱总可以吧。宁守穷而从文,宁潦倒而著述,此文人之精神,名利之人难以想象。司马迁宁受腐刑也要坚持完成《史记》,虽然写完也不会有分文收入,他还是坚持写下去,而且是忍受着巨大耻辱,若非是“所欲有甚于死”,他断然赴死,也绝不让祖宗蒙羞。其生前不曾得名也没得利,反而蒙受难以忍受的耻辱,苍天何薄于文人?对如斯之人我们只能敬佩,对于如斯之社会,我们只能惊讶。陆游怀揣边疆杀敌收复河山之壮志,一生却与军旅无缘,写了大量诗篇,对生活对理想没有丝毫帮助,仅能换得一些无用的同情而已。李白杜甫纵有诗仙诗圣之美誉,作品脍炙人口,却不能让他们仕途顺利,也不能增加经济,可悲也,此文人之悲也,社会之悲也。四大名著之作者,有谁官运亨通,又有谁收入颇丰?一个没有,惜哉!哀哉!如此之例,不胜枚举,越举越悲,不如不举。

我从来不写作

鸟鸣于树,蛙歌于水,风吹于野,雨降于地,日照于宇,为名乎?为利乎?非也,为抒发情感而已。因无名利之囿,所以鸟鸣不顾人之好恶;蛙歌不看人之心情;风吹不择时;雨降不顾天;日照无所忌,率性而为,凭心而作。歌唱家以歌抒情,画家以画达意,诗人以诗传心,皆情感淤积有待宣泄,不因无稿费而不泄,不因名不传而不作。天下之作家数以千万,有稿费的不多,出名的更少,然作品层出不穷者何也?情感所积,不吐不快,焉有闲暇顾及名利?忧愁者作文以排忧;寂寞者写诗以消寂;高兴者吟咏以助兴,皆无名利之想。我作文数十篇,世人皆不知有我,也没有分文进账,还倒贴许多电费,依然作文不止,原因系于此也!我既无名利之限,又无名利之念,所以我作文不受格式限制,写诗不顾音律,不因读者之喜而作,不因读者不喜而不作,不因写错而更改,不因写对而不改。不去刻意装饰文章,不去呕心沥血的寻典,仅为泄愤、泄孤独、助兴而已,别无所求。不屑万贯稿费,不求千年美名,只想当下之抒情。天下之作家,所想着何?有吾之类乎?

尽管我是个作家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因为我身上没有故事

我的一生朴实不奢华

我看过很多别人写的故事

如果发生在我身上算得上是神话

我没见过生离死别

我没见过柳巷烟花

我也不知道

到底怎样才算是繁华

我在小镇上安然地度过我这毫不起眼的一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