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在优化市场环境、简政放权、降低成本方面,加快审批制度改革、激发发展活力与动力

2019年7月2日 - 新闻
在优化市场环境、简政放权、降低成本方面,加快审批制度改革、激发发展活力与动力

打污染攻坚战与服务高质量发展并重,生态环境部“放管服”改革再提速

图片 1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敏)全国358家环保系统的环评机构已经全部完成脱钩,但这仅仅是生态环境领域简政放权、深化“放管服”改革的开始。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和财税金融、国有企业等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代表委员们认为,进一步简政放权,除烦苛之弊、施公平之策、开便利之门,极大释放了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要更深层次推进“放管服”改革,为市场增活力、为发展添动力、为改革聚心力。

近日生态环境部下发《关于生态环境领域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部署深化“放管服”改革工作,对加快审批制度改革、强化环境监管执法,以及优化生态环境公共服务等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简政放权,是每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头戏。近年来,国务院已分三批取消了269项行政审批项目,充分表明政府简政放权、转变管理方式的决心。

在“加快审批制度改革、激发发展活力与动力”方面,《意见》指出,要进一步深化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切实落实已下放和取消的生态环境领域行政审批事项,做好生态环境机构改革涉及行政审批事项的划入整合和取消下放工作,推动修改相关的法律法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进一步改革环评管理方式,激发市场活力。强化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和生态环境准入清单的宏观管控,建立健全对规划环评、项目环评的指导和约束机制,全面开展区域空间生态环境评价。进一步提高环评审批效率,服务实体经济。

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上海市去年取消调整了384项行政审批事项和142项评估评审事项。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市长应勇表示,今年还要继续取消调整一批审批和“脱钩”事项,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进一步彰显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试验田作用。

在“强化环境监管执法、营造公平发展环境”方面,《意见》要求,要推动加大钢铁、建材等重点行业落后产能淘汰力度,取缔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小型造纸、制革、印染等严重污染生态环境的生产项目。加强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问责工作。严格依法监管,为守法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坚持依法依规,着力整治既无相关手续、又无污染治理设施的“散乱污”企业,有效解决“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对超标企业加大查处力度,对长期稳定达标排放的合法企业减少监管频次。严格禁止“一刀切”,保护合法合规企业权益。

通过简政放权,市场活力不断积聚,企业负担持续下降、效益逐步提高,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7%,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大大提振了我们的信心。”全国人大代表、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磊认为,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与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有着密切关系。

《意见》还强调,要优化生态环境公共服务,增强服务高质量发展能力。具体来说,要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提高政务服务效率。启动“生态环境部政务服务综合平台——‘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建设”项目。推动生态环境大数据建设,提升信息服务水平。强化生态环境科技支撑,增强技术服务能力。推行生态环境监测领域服务社会化,加强社会监测机构监管,严厉打击生态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等违法违规行为,确保生态环境数据真实准确。

全国人大代表、九三学社青海省委副主委邓晓辉介绍,在优化市场环境、简政放权、降低成本方面,去年青海省降低企业各类成本近60亿元,企业的发展环境得到持续优化。

《意见》还指出,要推进环保产业发展,打造高质量发展新增长点。加快生态环境项目实施,释放环保产业有效需求。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七大标志性战役为重点,推进重大治理工程建设,有效带动环保产业发展。推进环境治理模式创新,提升环保产业发展效果。加强行业规范引导,促进环保产业健康发展。分类制定出台《生态环境项目技术标评标指南》,加大生态环境技术和生态环境效果评价分值权重,有效防止恶性低价中标。

“只有实施一系列真招实招硬招,加大简政放权力度,更大幅度减税降费,才能让‘小企业铺天盖地,大企业顶天立地’。”张磊代表说。

此外,《意见》好要求,要健全生态环境经济政策,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创新绿色金融政策,化解生态环保企业融资瓶颈制约。积极推动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建立环境责任保险制度。推动建立区域性及全国性排污权交易市场。配合有关部门制定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的相关税收优惠和补贴政策,积极落实环境保护专用设备企业所得税和第三方治理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积极发挥绿色消费引领作用,推广环境标志产品。完善绿色贸易政策,推动共建绿色“一带一路”。

与东部沿海省份相比,西部地区在简政放权方面还有很大提升空间。非公经济在发展过程中还不时碰到“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发展积极性。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意见》加快审批制度改革、强化环境监管执法、优化生态环境公共服务为重点,以推进环保产业发展为抓手,以健全生态环境经济政策为保障,深化生态环境领域“放管服”改革,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对于广大西部地区而言,首先需要地方政府尤其是决策者进一步解放思想,树立市场经济思维,推广成功经验,把中央简政放权的决策部署落到实处,增强市场主体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自主性。”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工商联副主席谢强说。

简政放权不是“不管”,也不是“少管”,而是科学高效地“管”。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微创医疗董事长常兆华认为,简政放权要科学依法,把握好深化简政放权与激发市场活力的关系。比如食品药品审批事项,确实需要事先审批严格把关的,要管住管好,不能一味追求减少项目数量随意下放。

此外,权力下放了,事后监管要更加严格。在如何加强事后监管方面,常兆华委员建议推进智能化监管,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化监管手段,实现信息资源开放共享,同时建立第三方事后评估制度。针对行政审批事项的运行、监管情况及便民利企、激发市场活力、提高工作效率等情况进行评估,并及时调整和优化。

去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发布,天津、上海、福建、广东4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所在省级行政区率先开展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改革试点。在此基础上,我国将从2018年起正式实行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