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朋友体现了一种相互需要的关系,拿着镰刀对着朋友砍了过去

2019年6月29日 - 情感
朋友体现了一种相互需要的关系,拿着镰刀对着朋友砍了过去

赵大军口述 马鲜红

图片 1

1976年3月的一天,我和朋友带着家里的孩子去一二八团10连6斗1号地砍棉花杆,因为那时候没有茎秆粉碎机,都是人工手砍,或者是用手拔。连队给每名职工分的任务是,一天消灭一道毛渠棉花杆的任务。

   
关于朋友定义的思索,我从未停止过,大概跟我朋友不多有关,两者互为因果。

于是,为了完成任务,我们中午带着饼子和水没回家,我们加油砍啊,累了就用手拔,眼看着太阳快落山了,我们任务完不成了,朋友和孩子们也累的不想干了,我怕挨连队领导的批评,我就让大家再坚持坚持,多干一会,尽量完成任务。

     
我小时候其实还是活泼可爱的,跟小伙伴儿们一起经常到处野,那个时候没有朋友的概念,一则年纪尚浅,觉得能玩儿到一起就可以了,再则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样的问题。我的童年基本就是在各种惹祸和挨打中度过的,的确是太顽皮了,但每每回想,依旧很快乐。

为了给大家鼓劲,我拿着镰刀边砍棉杆,边给大家唱歌,讲鬼故事,由于我讲的特别投入,不由自主的将故事中的鬼拿刀砍人的动作,拿着镰刀对着朋友砍了过去,当时,朋友正低着头边砍棉杆边听我讲故事还不知所措呢,只看见朋友的衣服被砍烂了,胳膊被砍了一道口子,在流血,我吓坏了,我赶快把他的袖子撕下来一溜,给他扎住伤口,把他送到连队卫生室,他胳膊上还缝了5针,从此他的胳膊上留下了疤痕,这件事情,至今我都很内疚,也很难忘。

     
对朋友最初的思考应该是在中学时代,整整六年,我几乎都是独来独往,与孤独如影随形。那段时间,我很不开心,但我更加明白,比起未来,开心是奢侈的。刚进入初中的时候,我担负着一个沉甸甸的要求,“考不上直系高中,这辈子就别念书了!”这是我父亲对我说的。所以,初中三年,我拼了命地读书,那种努力,让人不寒而栗。我没有时间去交朋友,和我一起的人,最终也因为我过快的脚步而被拉开了距离,我没有等,别人没有追,我就慢慢习惯一个人。我明白,就算等了,回家的路我也只能是一个人,人生总有一段路,是需要一个人坚强地走下去的,但我没有明白,人生也需要同行者。如愿上了那所高中,发现优秀的人很多,而且人家很受欢迎,有朋友,而我好像没有。我还是经常一个人,不喜欢等别人,整个人变得沉郁寡欢,那个时候我心想,大概这就是人生吧!我非常羡慕竹林七贤那样的友谊,还有他们那种放荡不羁的性情,现实中那样的人是很少的。我对朋友的定义是知己,得懂。实际上,直到毕业,我也没有遇到几个,大家都忙于学业,谁那么有空,去懂你,是我自己太理想化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