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开始在蛋里面躁动

2019年6月28日 - 情感

先有鸡后有蛋,还是先有蛋后有鸡,这个争论了多少年的傻问题谁也下不了结论.

记忆里我童年生活的乡村有养鸡的习俗,母鸡要抱窝的时候,整天咯咯咯地叫唤,黏在大人跟前脚后,像要事情的小孩想吸引大人的注意力.夏季炎热冬季寒冷不适合孵化,母亲会让我抱起叫窝的老母鸡,在鸡的尾巴上扎个红布,当我放手的时候,母鸡以为鬼怪附体了,啊噢地惨叫着冲向院外屋后的田野,惊起一片喧哗,等它跑累了想通了,就蔫头耷脑的铩羽而归,尘埃落定,恢复平静日子.春秋季是孵化的最佳季节,通常母亲会准备一只草筐,里面垫了稻草,用手扒拉凹下去,把鸡蛋一只只小心放进去,有时也有邻居”代孕”的蛋,母鸡坐进去后就立即进入角色了,它温顺地小心焐着蛋,隔一会儿用爪子慢慢翻动身下的蛋”咕咕”的响,母鸡绝不偏心,它要让每一只蛋均匀受热,母亲每天晚上把母鸡抱出来喂食喂水一次,大概十天左右,母亲隔天就会把所有的蛋一只只拿出来再罩子灯上对着光线照看,一只只滚圆的鸡蛋透着神秘的光晕在母亲手上熟练地翻转着,蛋里面透出黑黑的影像就是小鸡的胎形了,这也许就是最原始的CT吧,没有黑影的鸡蛋就淘汰进了我们的胃,近二十天的时候,鸡蛋发出”咕咕”的响声越来越脆,雏鸡由胎成形,开始在蛋里面躁动,母鸡会用尖嘴啄破响声最脆的那只,于是金黄黄毛绒绒的雏鸡一只只破壳而出,屋子里面立即洋溢了小孩们的乐趣,小院里多了一位伟大的母亲,每天在屋前院后护着它的小宝宝寻食成长.也有二十一不出鸡的蛋,那就是”坏蛋”了,我们那叫它”旺蛋””活珠子”,母亲把它煮熟了剥开,露出不成形的雏鸡蘸上盐,就是我和弟弟妹妹最美的大餐了.有时我想,我的母亲又何尝不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呢?在那样艰苦困难的岁月里,她使我们生活快乐得有滋有味,她呵护我们长大成人.

母鸡孵化的话题,还曾被清代一僧人写成诗揭”一块无暇玉,中含混沌形,忽然成五德,叫落满天星”,鸡蛋外形浑圆,内含一枚圆圆的蛋黄,包裹它的是清如白玉的蛋清,像混沌未分,天地未开,万物蛰伏,生机如珠如华.有人说”鸡蛋从外面打破,只能做菜,而从里面打破,则意味着成长”,由此可见,鸡蛋也蕴涵着生命的轮回和成长的意念,体现最深的永远是伟大的母爱.

如今,我已离家多年,时常梦见家乡的小村和白发苍苍的母亲,梦境中仿佛母亲正端着一碗溏心荷包蛋向我走来.鸡生蛋,蛋生鸡,生生不息,其中奥妙到底有多少?就让我们在生活中慢慢品味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