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藤攀附在乔木身上,水仙小妖吃着丹木果

2019年6月27日 - 情感

有人说,绕指而过的流年不过惊鸿一瞥,除却铅华,简单浅显,才能沉淀生活的浮华。以前的我也说,无畏无惧,抛却繁华,走向丛林深处,感受鸟儿的低鸣,风儿的轻呓,不被世俗的名利所沾染。而今,却真是年年有今朝,但朝朝人不同,此时的心境早已千转轮回,唯一不变的是信念,是执着,是原则,是自己向上的心。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水仙小妖,若非迫于山神大人的神威,我一定逃之夭夭。说真的,我堂堂异兽猛将,竟沦为一个小丫头的跟班,真是没脸见我的好友。对了,还有喜娘。喜娘是我最近相中的配偶,在百兽中最为美丽。可惜在我即将得手冉遗鱼作为聘礼之时,我被山神大人捉住,成了憋屈的守护兽。可山神大人也应该理解我是一只情窦初开的兽,他非但不体谅我,反把我送给那小丫头当玩伴。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喜欢水仙小妖。

古语有云:北方有乔,万木而不枯;旁边傍藤,交叉纵横,难以分辨。一日,风起云涌,藤攀附在乔木身上,摇摇欲坠;乔木依旧如昔,不动不摇。何为风,何为乔,何为藤?都是这世间形形色色的人罢了。昔日的我,既非乔木,又非攀附的藤,而是乔木下仰望它的小草。每天仰望着它
,同时又在嘲笑着那些藤,妄想着不劳而获,总有一天会掉下来。就这样,我就这样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可是这颗小草却忽略了原来的藤也是一颗草,为了站的更高,看的更远,它选择努力向上的长,长着长着,连自己也忘记了时间,只记得努力向上,有一日,自己也站在乔木的旁边,而不是永远仰望它的小草。

     
 “狰狰,我们出发去峚山找玉石吧!快到山神大人的生辰,我想送一块黑玉石给他。你呢,有什么好主意?而且这个时节的丹木果都红透了,肯定特别甜。”水仙小妖眨着葡萄般晶亮的眸子望着我,我猜,其实她脑袋里想的是清甜的果子。

乔木之所以为乔木,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乔木,而你之所以是你,是因为你坚持了自己。风云变幻中,任何植物都在吸收雨露
,沐浴阳光。有的植物能给他人一块隐蔽之地,有的植物因地势不便,总是与养分擦肩而过。而我,如今的我即使知道当初的藤的努力,也不愿做根缠绕的藤。我希望做棵乔木,有能力隐蔽他人,有资本仰望天空,不愿再以简浅生活当做逃避的借口。

     
我嗷叫了几声表示抗议,我本是狰,妖兽见我都要叫一声狰华世子,可狰狰这名字实在是太敷衍了。再说,一个几千岁的老妖怪,有什么好庆祝生辰的。但是未果,我还是驮着她跨越了三个山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山上到处都是红艳艳的丹木果,丹水里的白玉石一抓一大把,可黑玉石却不好找。我在树下休憩想着喜娘,水仙小妖吃着丹木果,一边捡拾个大汁多的果子装进布包。我不禁扯了扯嘴角,除了她和凡人,谁爱吃那玩意儿。我忘了,还有山神大人,他越发纵容她,水仙小妖给什么吃什么。还是老虎、豹子肉多紧致不腻口,实是美味之极啊。

   
 “今天不知是哪位太阳神子当值,提前下了山头,我们赶紧回去吧。”说罢,待她包好那枚黑玉石,我们便返了回去。

     
送了丹木果之后,水仙小妖便忙着刻那枚黑玉石,也不再常往山神大人的殿前晃悠。因此我被大人叫去问过几次话,然而我怎么会做出这等卖主求荣的事儿呢?大人见惯世俗,提出用一潭喜娘最爱吃的冉遗鱼作为交换。山神大人出手阔绰,这一潭足够我打败那些碍眼的追求者,得到喜娘的认可。大人知道小妖的情意自然是喜上眉梢,连带着山中的生灵都活跃起来。我扳着爪子数天日,终于有幸偷喵到了水仙小妖刻的玉石,那是一朵开放的水仙花。粗略看看,倒是精细。我嘲笑她,以前是我孤陋寡闻,竟不知水仙一族还长有黑皮肤。她狠狠的瞅了我一眼,高高兴兴的带着玉石去找大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