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吃饭的地方就是睡觉的地方,父亲还是希望我和妹妹回一趟家

2019年12月8日 - 情感
吃饭的地方就是睡觉的地方,父亲还是希望我和妹妹回一趟家

小时候,家是一个能睡觉,有饭吃的地方。在外面玩累了,饿了就想到了家。耳边总能回荡起母亲全村找我们吃饭的声音:“锋仔……吃饭咯!”

图片 1

年轻的时候,家是个牢房。总感觉家束缚着自己寻求自由的脚步,总想有一天离开父母的管束,寻找属于自己的自由自在的“家”。可后来发现自己仅仅是在空中飞翔的风筝,线的那头,紧紧攥在父母亲的手里。父母在,不远游!儒家的传统深深地在自己心里烙下了印。

父亲还是希望我和妹妹回一趟家。

成家之后,发现父母在哪,家就在哪。父亲早逝,自己兄妹众多,我在外面买了房子,母亲嫌居住五楼,不太愿意随我居住,我顿感没了搬迁新居的喜悦,后来好歹劝说母亲随我居住,顿时有了家的感觉。

所以打了两次电话,告诉我们回去看看姑姨舅舅们。

记忆中的家是大大的院子,矮矮的瓦房,院子中间还种了两棵树,一棵是黄皮树,另一棵还是黄皮树。并不是我们不想种其它树,而是其它植物都难以种活,曾经种了些葡萄树,结果不是被狗弄没了就是没结果枯萎了。只有随意种的两棵黄皮树,竟然长得茂盛非凡,每年收获的季节都给了我们上树摘果的美好回忆。这一份快乐,后来我都一一奉送给了我所有的亲朋好友。一个信息:“来我家摘黄皮!”带给我朋友们的何止是摘果的快乐?还有那一份暖暖的惦记!这样的家,我在里面住了二十六年!这是父亲经营多年的家。

于是今天上午尚弟就开车带着我俩和米娃,一起回家了。

至今为止,我一共搬了五次家。老家是小时候住的家,时隔今日,记忆已经开始模糊,只记得家很小,后面是一个大池塘,家中唯一的电器是一部收音机!吃饭的地方就是睡觉的地方,睡觉的地方也是做作业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也只是一张床,一张桌子,几张凳子,头顶有几根大大的横梁,好几次发烧的时候,我甚至感觉横梁就要砸下来的感觉。祖父的家在我的印象中是充满刀光剑影的家。为了在这个家能住下来,父亲和叔叔曾经在我面前多次吵过架,为了那一堵窄窄的过道墙,父亲差点把叔叔的耳朵给削下来,血迹斑斑,看得年少的我心惊胆战。但为了有一立足之地,我们仍要忍辱住下来,只是为此父亲和叔叔的兄弟感情就此割裂,多年不再联系。等我们长大想要修复他们兄弟感情的时候,叔叔早逝,膝下无子,父亲原谅了叔叔,我们做侄子的送了叔叔最后一程。这个家送给了我两个字“宽恕”。在外面买的商品房,是我和妻子君经营的家。可这样的家,高居五楼,不适合老人居住,楼下没地方放车,多次发生盗窃事件,我仅仅在那里住了两年!没什么深刻的印象,女儿更不用说了。家其实就是一个窝;一个鸟巢;一个歇脚的地方。当你累了,生病了,你就会想到回家歇歇。

刚回到家呢,表弟远见就已经知道我们要回,早已经先我们一步在家里了。

可如果我们把家看做一个窝,那我们跟动物有什么区别?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母亲给米娃拿各种好吃的,尚弟安装他带回来的太阳能墙头灯,父亲忙前忙后的帮忙找东西。

家的味道不仅仅是一栋建筑的泥土气息,还是一个自己用心经营的“爱”的鸟巢。毕淑敏说,家是妈妈柔软的手和爸爸宽阔的肩膀,家是一百分得到的奖赏和不及格时的斥骂。家是可以耍赖撒谎当皇帝,也是俯首听命当奴隶的地方。家是既让你高飞又用一根线牵扯的风筝轴。庞龙的一首歌《家的味道》说的很好。

我们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开玩笑各种人身攻击,笑话高尚新烫的绵羊头,笑话远见表弟的小眼睛,她们则在我跟前说颜值和身材的问题。

· 孤身一人在这陌生城市漂

只要我们几个见面,就不会好好说话,也只有我们几个可以这样,没心没肺,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各种自嘲和互嘲,而且乐于其中。

· 难免磕磕绊绊爬起跌倒

父亲早已炸了丸子,煮了大盆的熟食,母亲去大舅家里做按糖,父亲在家里给我们烧老式鸡蛋汤喝。

· 心底时常涌起 家那温馨的味道

父亲是村里早些年厨师班掌勺,这些年喜事很少有在家里办的了,他们几个是在还时兴八大碗的时候,很出名的厨子班,后来因为父亲比较忙,就散伙了。

· 日日夜夜 魂牵梦绕

还记得小时候,经常的父亲的会在忙碌几天后拿回家,白毛巾包着的喜果子。那时候就是难得的零食了。

·

后来他们几个散伙后,还有好多人找到家里,央求着父亲再给接个喜宴,父亲都一一拒绝了,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好久。

· 些年来生活催促这脚步

吃过父亲他们做过菜的人,每次谈起总是感叹再也没吃过那样的八大碗了,再也没有喝过那样的鸡蛋汤了。

· 眼泪和着汗水流了不少

而这碗鸡蛋汤,却一直陪伴着我们,只要我们想喝,父亲就会给我们做。

· 每当我在想起 家那温馨的味道

所以当母亲问我们午餐是吃水饺还是喝鸡蛋汤的时候,我和妹妹毫不犹豫的说鸡蛋汤。

· 胸中力量 熊熊燃烧

上次我和妹妹回家的时候,是一周前,父亲知道我们要回来,炖了一条很大的鱼,我们都饱着,可是还是各自盛了一段鱼肉,在父亲的注视和母亲的唠叨里,吃鱼肉,喝鱼汤。

·

父亲炖鱼,除了秘方之外更多的温暖的爱和耐心,鱼骨头鱼刺都不用吐,而且嚼起来满口生香。

· 家的味道是爸爸戒不掉的烟

很快的父亲就做好了满满一锅鸡蛋汤,尚弟还在安装院墙柱子上的门头灯,我给我和三妹各盛了满满一大碗。

· 烟气弥漫缠绕熏黄了指尖

除了鸡蛋之外,父亲还放了瘦肉和不少扇贝丁子,看着就胃口大开。

· 你那不够宽广的双肩

我居然喝了一碗半。

· 也能撑起我的一片天

父亲坚持只让我们去舅舅家看看舅舅,吃饱喝足我们仨就出发了。

·

到舅舅家也就两三分钟,开车步行都差不多。

· 家的味道是妈妈编织的毛衣

舅舅和妗子正在准备包饺子呢,看到我们几个来了,就说让我们多玩一会。

· 针针线线连着儿女的暖

我们几个和小表弟,弟妹在屋里聊天,又是一番各种玩笑各种自嘲和互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