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蒋小希拎着自己收拾的行李箱,午夜红尘凡有你

2019年11月8日 - 情感

笑声缠绵延细雨,

作者:抒同  首发于葫芦世界

莫问红颜在哪里。

(一)

为何要君付言语,

2010年雨露滋润,春眠觉晓,绿肥红不瘦。蒋小希乘着高考得意的春风,一日看尽了长安花。

对你思念到几许。

在十二朝古都上大学,让汉中老家里的人都欢呼不已,村里几十年来终于出了个名牌大学生。家里每天门庭若市,蒋小希的行李箱装了满满三大箱。

午夜红尘凡有你,

青葱夏日,秋风也送不来些丝寒意。蒋小希拎着自己收拾的行李箱,背着画包,独自来学校报到了。美其名曰锻炼自己独立的性格,实则迫不及待地见男朋友。

我笑人生从何起。

男朋友是蒋小希高中学长,高她一届。成绩优异,是个理科尖子生。两个人在高中青涩年月里互许终身,此生不相负的誓言。好赖,天佑姻缘,在大巴上,蒋小希想着情郎竟失态地笑出了声。

对你痴情怀有语,

在车站等了两个小时也没见到男朋友的影子,电话关机。最后坐着学校迎新车,在夕阳的余晖里来到学校。下车时人群推搡让蒋小希一个踉跄,行李箱摔飞在两米开外,箱子里的衣服如爆炸的弹片一般飞落一地,外套倒也还好,只是内衣抢镜,拥攘的人群竟变成定格画面,驻足观赏了。蒋小希一脸绯红,飞身去捡衣物。可谁知又踩到了脱落在地上的画包包带,铅笔如巨石般滚落,画纸似雪花般飞舞。

是否女子来抚已。

人群中有惊讶声,嘲笑声,还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无声,就是没有人出手相助。蒋小希无暇他想,无助的孤单的情绪溢上心头,一时间泪腺上涌,两汪泪水不禁盈满眼眶。

小哥心中只有你,

“都散了,有什么好看的?”一句话让人群消声散去,蒋小希觉得这可能是男朋友给自己的惊喜。于是惊喜地抬头,迎面撞见那人的脸。那人低下身子,手里递过捡起的衣服说:“给。”

为何还我伤情雨。

蒋小希愣了半晌,这不是男朋友,这是…:“学……”刚要说学长好,可是看到眼前这人的身子就收住了话,好在头脑转的快,连忙又说:“学姐好,谢谢学姐。”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叫龚真真,我跟你一届,不过我应该比你大一岁。”

“哦哦,谢谢。我叫蒋小希。”

“你是艺术生?”龚真真将捡起的画纸递给她时问。

“嗯,你呢?”

“计,计算机。”龚真真说的时候有些迟疑,蒋小希疑惑地看着,按理说自己的专业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是不是觉得和我外在形象很匹配?”龚真真接着说,语气里是打趣的味道。

“没有啦,没有。”蒋小希常年的人体素描练习,让她能一眼看出龚真真的身高在一米七开外,身体胖的比一般男生还要壮。短发,要不是胸前那明显的性别特征,还真把她当成了男孩子。

“觉得是也无所谓,老娘从不喜欢跟无关紧要的人争论什么。”

“入学报到在哪啊?”蒋小希转移话题,毕竟眼前是个陌生人,毕竟当下办理入学手续很重要。

“这你就问对人了,跟我走吧。”

“你不用报到吗?”

“我早就办好了,现在去领一些生活用品还有军训服。”

发放军训服的老师抱怨她们来的太晚了,准备关门,让她们明天再来。蒋小希低头不说话转身往回走,龚真真拦住了她。趁老师关门之际,撞开门,抱起桌上摆放散乱包装好的军训服,转身随手抛出去。老师大骂一句,低头捡衣服去了。龚真真则淡定地找好155cm尺寸的衣服,拉着蒋小希扬长而去。

两个人的宿舍不在同一栋楼,龚真真4号楼,蒋小希5号楼,相邻的两座楼之间是片绿化带,上面种着石榴树和一条弯曲通幽的小径。

(二)

转眼军训结束,不知道是哪个无良的人,在校园QQ群里和贴吧里散发蒋小希狼狈捡衣服的画面,并配文字:‘现在女生太娇贵,衣服满天飞,随手就一堆,生活不能自理,情感泛滥成迷。’这标题写的倒也有点小才,只是网上舆论也是一边倒,不知道是现在人三观不正还是大学让人三观不正,蒋小希成了这些人的发泄口,止不住那两汪眼泪。

只有龚真真替蒋小希反驳,当然也被人肉攻击了。龚真真在群里对发帖那家伙大吼,不怒自威:“是个爷们,就出来聊聊。”后来帖子被删了,附带着贴出了一个道歉。不到一个星期,此番舆论再也没人提起了,就像是从没发生一样。

蒋小希问:“你把那个人怎么了?”

龚真真答:“狗咬人,人不能咬狗,但是人可以用棍子打狗。”

蒋小希又问:“那这件事不会闹大吗?”

龚真真答:“现在没人提了吧,人们看热闹的心态向来如此。”

蒋小希噙着泪水说:“真的,谢谢你。”

龚真真说:“酸。”

“那我请你撸串。”

龚真真大笑:“爽!”

蒋小希看着龚真真因军训晒的黝黑的脸,一张干净历练的脸眸里更透着一种别样的英俊。酒在杯口渗着剔透,,一丝一丝。她盯着龚真真半晌恍惚出神,蠕动唇齿,嫣红的薄唇间溢着甜糯残汁,不禁吐出红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

龚真真大喝一口啤酒,拍打蒋小希肩膀说:“干嘛一副思春表情。”

“才没有。”蒋小希说着同时举起酒杯与龚真真对碰。确实真的没有,说到思春,谈到爱情。被男朋友甩了按理说该伤心难过,该哭喊闹腾,至少也该找出这渣男,然后海扁一顿才是啊。可是蒋小希心里清楚认识到自己没有残存一点难过,反而更庆幸了。

“你看什么看,就因为她穿的少?”隔壁桌的一个女生大喊,吸引了所以人目光。坐女生对面那个男的显得有些尴尬,却没有愧疚。

龚真真说:“她好意思穿,怎么我们还不能好意思的看了?”

那男的说:“就是就是。”眼神看到蒋小希的时候停止了,现在表情里有了些丝的愧疚。

前男友!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准备破口大骂。“人渣。”龚真真替她说了。而后,蒋小希发现自己真的没有难过,只剩下被狗咬过后的恶心。那桌女生拍桌子说分手,前男友追出去了,像那张狗皮做成的膏药。

此时酒已过三巡,两个人醉意阑珊。

蒋小希说:“我真的崇拜你,认你做姐姐吧。”

龚真真大笑:“爽!”

就这样蒋小希多了个姐姐,不过才认识二十天,却像相熟多年的亲人。叫龚真真太生分不亲切。大姐大像混黑社会的。真真姐、龚姐又太拗口。老龚则是赤裸裸的变态了。蒋小希想了好久要怎么称呼她才更合适,推敲半宿最后就简单喊她:老大。

两个人不是一个专业,不是一类性格,可这不能影响成为好朋友。也许在别人眼里她们是闺蜜,可是她们彼此知道并不是。牵手能引来足够的回头率,屌丝心里感觉美女配野兽呗。

穿过灰青色的,细雨拍打的台阶,潋滟飘飞,雨中的柔情点燃了火红的花海,陶醉的回眸恰是那期待的脸。蒋小希陶醉其中,高兴的像个孩子。

“老大学校里的石榴怎么都结果了还开花呢?”

“这个叫月季石榴,成树全年天天开花,树上常年挂有鲜果,是非常稀有的珍贵品种。”

“哇,老大,你真是博学多才。”

“喏,你看,这里牌子上不是写了吗。”

蒋小希看着龚真真手指方向,果然有这个石榴的介绍。不过最引人注意的是八个鲜红的大字——‘禁止采摘,违者必究’。蒋小希看介绍看的出神,一个鲜红的石榴突然呈现眼前。

“给,咱品尝品尝。”

“老大,学校不是禁止采摘的吗?”

“算逑。”

学校有个情人湖,湖水碧波荡漾,映衬着鲜红点点,不胜好风光。这是人们附加在学校介绍里的传说。

“这不就是一个小池塘吗?”蒋小希不以为然地问。

“这你就不懂了吧。”龚真真说完看着蒋小希,接着说:“你看学校后山有片石榴林,他们都说是快活林。”

蒋小希满心不解地问:“那又是为什么?”

“拜倒在石榴裙下嘛,学校需要这样的浪漫情怀,不过啊没几个能走到最后的。”

蒋小希似懂非懂地点头:“老大,那好像跟我们都没关系啊。”

“是啊,真是算逑。”

龚真真带蒋小希去爬山,蒋小希说:“还没爬过山呢。”

“这次啊,让你爬个够。”

她给她拍照说:“希儿,你得要减肥啊,不然爬出来就不美了。”

蒋小希怔怔地看着她说:“我美吗?”

“美啊,可以合张影不?”

然后蒋小希开心地拍好poss,龚真真会陪蒋小希去她想去的地方。
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考试,有时候还一起来大姨妈。

(三)

2011年的春节过的有些寂寥,窗外雪花飘过落在树梢头,落在电线杆上,落在窗户上,于是持续的鞭炮声沉寂了。

蒋小希激动地抱着龚真真说:“老大,新年快乐。一个寒假都好想你啊。”

“我也好想你啊,新年快乐,希儿我给你个大大的红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