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比如广东瑶族男子喜欢用红布包头,北极的夜晚来临了

2019年11月3日 - 汽车
比如广东瑶族男子喜欢用红布包头,北极的夜晚来临了

问题:如题,

一、

回答:

这是一个坐落于北极圈附近的神秘古族,全族700多人、200多户组成大大小小几个村庄,村庄间似有似无地连接在一起,分不清究竟哪里才是边界,族内人人信仰上帝,是上帝虔诚的教徒。

我是“红雨说历史”,现在大杂居,小聚居,您问瑶族的族长是谁,确实很难回答,您可以查到瑶族的主要分布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湖南,云南,广东等地他们所属行政区的政府官员。
图片 1

北极的夜晚来临了,一个长达半年之久的夜晚。(这里的人将一个白天和一个夜晚共称为一年)

我们来一起聊聊瑶族吧。说起瑶族我们不得不提一下他们的蜡染真的很有名。瑶族的节日很多盘王节,春节,社王节。他们有自己的语言,通用汉语和壮语。
图片 2

刚入夜,族内就开始了一场盛大的祭典,这场祭典将要延续三袋沙漏之久,各家各户必须统一着装、统一配饰出席祭典,以表示对先人的尊重和怀念,当然,达欧一家除外。

瑶族服饰多样,瑶族人蜡染布做得服饰很好看,他们以黑,青
,蓝,红为主,不同地区的瑶族还有各自的特色。比如广东瑶族男子喜欢用红布包头,很英气,广西瑶族则喜欢留发髻,还有喜欢绣边的白裤的“白裤瑶”。瑶族妇女们头饰很多很漂亮银簪,银花,串珠等等。从头饰上还可以区分女孩是否结婚。
图片 3

洛伊穿了一身跟夜晚颜色相同的衣服、戴着一块又大又黑的头巾低着头悄悄混在人群中,为了使自己看起来和其他人一样,他还特意在胸前佩戴了一朵小白花,然而这些精心的准备并没有减少他的恐惧感,他咬着嘴唇,努力使自己胡乱作祟的心平静下来。

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关于瑶族更多的知识,美食和习俗,有不恰当地方欢迎纠正。

火把将夜照得通红,时而照亮了他半边脸,他将头巾稍微调整了下角度以更好地遮住面容,要知道,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参加这种祭典的,因为他是被上帝剥夺了权利的人。

文/红雨说历史
图片 4
图片 5

他也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总是会这样说自己,只记得这个说法从他生来便一直伴随着他,带给他很大的苦恼。

即便很小心,他还是被发现了,“洛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说话的是洛伊的邻居乔治,一个年纪和洛伊相仿的男孩,在看见洛伊时,他被冻得红扑扑的小脸立刻被一种诧异感压了下去,变得煞白。

“什么?他怎么会在这儿?”人群中因为发现了这件惊天大事而沸腾起来,洛伊没有抬头,他能感觉到人们投射过来的异样的目光,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寒冷的北风噗噗地吹打着他俊俏的小脸,他像一棵孤立无援的野草,单薄而弱小。

“洛伊,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你应该为全族人考虑,而不是如此自私。”族长卡西听到风声,从人群的最前端疾步走到洛伊身边,一脸严肃地责令了他一番,满脸的白胡须也随着风杂乱地飞舞着。

卡西当上族长已经十三年了,就在洛伊出生的第二天,也就是上任族长过世的第二天,他被选为了这个部落的族长,期间也算顺风顺水,没什么大的波折。

“我,我也想祭奠一下先人,可是我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这项权利。”洛伊头一次敢这么大胆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虽然声音小到几乎可以被忽略。

卡西没有理会洛伊的话,不知道是根本没有听到,还是并不认为他的要求有道理,“回到你自己的家!”他严辞命令道。

洛伊看了一眼卡西,泪水夺眶而出,人群渐渐朝这边聚拢,黑压压的一片,让他感到非常压抑,他掉头就往家的方向跑去。

“我一定要回去问清楚,为什么我生来就被视为不祥之人!”他小声嘟哝着,倔强的身影逐渐埋没在夜色中。

族里的祭典还在继续,而洛伊却毫无兴致了,今晚他之所以悄悄去参加祭典,就是想要打破族内十几年来的禁忌:“他是一个不详之人,不详之人必会带来不详之事。”

“你去哪里了,洛伊!”一回到家,洛伊的父亲就开始询问,在刚发现洛伊不见的时候,他心急如焚,差点就直奔祭典现场寻找,但是想到族里的禁忌,只好打消了这个主意。

“我能告诉您我去参加祭典了吗?”洛伊毫不隐瞒地说。

“你说什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达欧摇摇头,他并不相信洛伊的话,但这些话还是让他感到心惊胆战,只得在心中默默祈祷儿子说得并不是真的,而是在开玩笑。

“我说我去参加祭典了,爸爸,我确实是去了,您没有听错!”洛伊又重复一遍。

心中的幻想被打破,达欧的整张脸都变得铁青,“我不是说那些事情与你无关吗,你为什么偏偏不按我说的做!”达欧气急了,颤抖着的手不知为何就发泄在了洛伊的小脸上,打了一下还不解气,又要再来第二下,幸亏洛伊母亲及时发现并阻止了他。

“停止你手中的动作吧!”希罗说。

她一边阻止达欧,一边给洛伊使眼色,好让儿子不要再说下去了。

然而洛伊并没有明白母亲的苦心,而是顺着原来的话继续说道:“为什么我不能去!上帝说过,一个人要被判刑必须有它的依据,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洛伊别说了。”希罗几乎是央求她的儿子。

“你的到来给全族带来了黑暗,还带走了最伟大的族长,你生来就是有罪的,洛伊。”达欧并不想告诉洛伊这件事,可是他觉得儿子似乎越来越叛逆了,居然敢背着全家偷偷跑到祭典现场去。

“仅仅是因为族长的死和我的生是同一天吗?这又能说明什么!”洛伊不想再被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了,他想打破这些不合理的东西,为自己争取权利,至少获得和别人一样的权利。

“你看你头顶的那颗星,它从生来便伴随着你,就是它将族长的那颗撞了下来!”达欧强调。

洛伊抬头望了望天空,果然看见自己的正上方有一颗星,亮闪闪的,比其他的星星都耀眼,“可那颗星明明是最亮的!”洛伊反驳道。

“最亮的星往往带来最黑暗的夜,洛伊,其实我也并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那样,是你害死了族长,所以上帝要惩罚你,你一定比别人少了些什么。”他一遍遍地解释着,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认命,“是啊,一定!”他又小声说了一遍。

“我不相信上帝会残忍地剥夺他任何一个子女的任何一项权利,他只是在考验我,我要冲破流言蜚语,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我,而不是属于上帝的我,我想如果真的有上帝,他也会支持我这么做!”洛伊怒吼着,他已经被人忽视十几年了,他再也不想这样下去了,从今往后,他要勇敢说自己想说的,做自己想做的。

达欧冷笑一声,对于儿子的话他是完全的不赞同,“你太天真了,洛伊,我从没想过你会变成这样,你说得对,是我们忽视你太久了,才让你这样不尊重上帝,不安于他给你安排的命!”

洛伊同样以冷笑回之,“你们从来都只会嘲笑勇敢的人天真,却从未说过怯懦的人愚钝!”

啪!又是一巴掌,还没等洛伊说完,脸上就再次吃了痛。

为什么,为什么上帝不肯给他一个公平的人生,为什么他从生来就备受争议?

“达欧,在家吗?我想你一定想象不到洛伊都做了些什么,他居然偷偷跑去参加了祭典,他的这种行为已经冒犯了神灵,所以他必须去忏悔以求得神灵的宽恕。”族长卡西从门外冲了进来,瞅了一眼一旁脸肿得足足大了一圈的洛伊,气喘吁吁地对达欧说。

“族长,您说的对,然而我并不知道他应该怎样做才能赎回自己所犯的罪孽。”达欧着急地说。

“让他去祠堂门外跪整整三袋沙漏的时间吧!也许这样可以。”卡西建议道。

“好,我马上带他去!”

刚和族长聊完,达欧就强行将洛伊拽到村口的祠堂,“就在这跪着吧,赎清你的罪孽!”说完他就一脸无奈地离开了,只留得洛伊一人跪在冰天雪地里。


二、

洛伊看见祠堂里放满了历任族长的牌匾,它们个个都庄重地立在那里,在火把的照耀下更显严肃,似乎在指责着他。

寒风透过他的大黑棉袄刺穿他的骨髓,地上的冰雪被他温暖的膝盖融化,不过片刻就又重新结冰,天太冷了,要在这里冻三个沙漏的时间简直就是煎熬,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冻酥了。

一个念头忽然在他的脑海中闪现,离开这里,无论哪里,都可以是他的安身之处,唯独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再呆了。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裤腿因冰雪的渗入变得僵硬,更可笑的是,它们竟一直保持着自己刚刚跪着的形状,一条长长的大棉裤硬生生的被缩成了半腿裤,“混蛋”!他使劲揉搓着裤腿好让它们可以稍微柔软一些,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他只能穿着冰一样寒冷而坚硬的裤子艰难地移动,动作笨拙而滑稽,那模样就像一只被人打瘸了的狗似的,狼狈极了。

不知跑了多久,身体之外的重力压迫着他根本无法再挪一步,这身湿透了的厚棉袄真是太重了。

他四处张望着,试图找到一个栖身之地,一户人家亦或是一块石头,就在这时,他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山洞,在一片平原之中居然有座山,真是稀奇,他盯着那座孤零零的小山,虽然心有戒备,但脚步还是控制不住地朝那个方向移动,“管他呢,反正有地方可以休息一下了!”想到这里,他放下心中的疑惑大步流星地朝山洞走去。

刚进山洞,他就觉得一阵温暖,那是他从没有体会过的温暖,里边似乎还有光亮,好奇心驱使他继续往里走,越走越远……

他开始恐惧,刚刚从外面看这座山明明没有这么大,为何自己走了这么久还是没走到头?

再往前走还是退回去?他左右为难,“再走一点看看吧,就一点点!”他鼓励自己。

继续往前走,前面的光亮似乎再朝他招手,阳光!他的第一感觉就是阳光,因为它是那样耀眼,他心下一喜,加快脚步往前走,最后竟成了小跑,他已经厌倦了黑暗,是黑暗带给了他困扰,相较夜晚他更喜欢白天。

不到一会儿,他就到了亮光所在处,那是一个很宽阔的洞口,从洞口穿过去,眼前的景象着实震惊了他一把。

世界是明亮的、温暖的,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悠闲的云彩,一股泉水轻盈地从他面前流过,里面的小精灵清晰可见,彩色的蝴蝶在田野中飞来飞去,美妙极了。

他能认识这些没见过的东西,完全是因为曾看过那本不知从哪里翻来的专门记载奇闻轶事的书,当时妈妈差点就将它作为引火的工具烧掉呢。

美好的事物吸引着他,让他不断往前走,他喜欢这里的一切,尤其是眼前那一大片独特的绿色,在家乡他也曾见过绿色,可这边的绿色和家乡的完全不一样,是那种嫩嫩的绿,而不像家乡深沉的、如蒙了一层霜的绿,他感觉自己似乎来到了仙境。

远处似乎有个村庄,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几个斑驳的人影。

他越走越热,最后竟直接将外面的大棉袄扔在了一旁的小道上,如果可以,他一定会将自己的大棉裤也扔掉,因为这里实在是太温暖了,可是羞耻心让他不能那样做。

“欢迎你,洛伊!”一到村口,洛伊就被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叫住了,这位老者看起来慈眉善目,甚是和蔼,他身旁还跟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金色卷发,大大的蓝眼睛十分漂亮,活脱脱一个小天使。

“您怎么知道我叫洛伊?”洛伊一脸惊奇地问老者。

老者只笑不语,良久,他才回了洛伊一句话,“这是我的孙女玛丽恩,以后她可以教会你许多东西,让你不再是被上帝遗弃的人。”

“这个您也知道?”本来以为换一个地方就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过去,没想到……

唉!洛伊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自己无论到哪里都是有污点的人啊!

老者又像看透他的心思般笑了起来,“不要气馁!你不是的,只是你感觉自己是,而别人也恰恰这么说你而已,你的心和别人的言论欺骗了你。”

洛伊若有所思,似乎有一点明白老者的意思了,“你好,我叫洛伊,很高兴认识你,玛丽恩!虽然、也许你已经像这位老爷爷一样知道我的名字,可我还是想自己介绍一下自己。”他伸出手,主动向自己未来的老师示好,他相信即使这个女孩年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但一定有超出常人的地方,毕竟这里的人和这个地方一样神秘的很。

“洛伊你好,我叫玛丽恩,虽然刚刚我爷爷已经向你介绍了我,但我还是想向你一样自己介绍自己。”玛丽恩调皮地说了一段很拗口的介绍词。

他们相视一笑,算是互相认可了对方。

洛伊被他们带到一个很宽敞的四合院内,院的中心有一棵很大的苹果树,此时正结满了红红的果实。

“一会儿太阳就下山了。”玛丽恩说。

“下山后再过多久它才会再次升起?”洛伊很是好奇这里的太阳是否会像家乡的那样好久才升起来一次。

“刚好睡饱一觉的时间。”玛丽恩回答。

“一觉?似乎很短。”洛伊说。

“还好吧,你们那边呢?”玛丽恩眨巴着大眼睛,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然而洛伊却认为她已经知晓了一切。

“很久,很久,那里的黑夜是如此的漫长,然而是黑暗带给了我困扰,我并不喜欢夜晚。”

玛丽恩的话让洛伊想到了自己十几年来所受的不公平待遇,一种怅然之感随着回忆一起划上心头,为了不让玛丽恩看出自己的窘迫,洛伊故意转移话题道:“你们这边怎么计时?”

“我们不需要计时,因为时间就在我们心中,我们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哦~”,洛伊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我们那边用沙漏计时,那是我们上任族长发明的,他很有智慧,我也像所有人一样崇拜他,可是他们都说是我害了他。”本不想提起族内的事情,可在不知不觉中还是绕到了那里,想到来这之前发生的事情,洛伊刚刚疏散的心情就又阴沉了起来,“他们还说上帝夺走了我的权利,智慧、善良或是理想,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拿走了哪一样。”

“给你吃!”玛丽恩从一旁的树上摘下一个红红的果子递给眉头紧皱的洛伊。

洛伊接过果子,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

“走吧,带你去看样东西!”看他吃得差不多,玛丽恩觉得是时候带他做些有用的事情了。

洛伊心情激动地跟在玛丽恩身后,幻想着她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玛丽恩将他带到一个球状物体前,开始了自己的一番讲解,“看,这就是我们所生存的地方,它是一个球状物体,而你们所在的地方在这里,”她指着球体的最高端,“所以黑夜才会如此长,夜晚的长短与星体之间的运动有关,并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所以你只是恰巧生于夜晚,又恰巧和族长的死同为一天而已。”

“是吗?”洛伊虽然听不懂玛丽恩在讲什么,可那句“夜晚的长短并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却极大的鼓舞了他,终于有一种理论肯站在自己这一方了,而且看她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胡说,天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有多激动。

“哎,爷爷呢?”洛伊突然想到自进门起,便不见了白发老者,这时想起还有些奇怪。

“爷爷去将屋顶上的草药取下来,以防夜里下大雨。”玛丽恩说。

“哦。”哗啦啦~还没等玛丽恩说完,外面就真的下起了大雨,老者也刚好提着草药筐子进了门,洛伊惊得目瞪口呆,这位老者简直是太神奇了,似乎一切事物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换一身衣服吧。”老者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黑裤子和一件深蓝色外套,薄厚刚好适合这里的温度,洛伊接过衣服,去里屋将自己湿透了的大棉裤换下,看着自己的新衣服,洛伊满心欢喜,这身衣服真是太棒了,样式是自己喜欢的,尺寸也刚刚好,简直就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呀!

可是穿这么薄真的好吗?以前在自己家乡天天都是大棉袄厚棉裤,突然穿这么薄感觉就跟被人拔了层皮一样,太没有安全感了,等他扭扭捏捏走到玛丽恩面前时,玛丽恩看着被他抓皱的衣角差点没笑喷。

外面的雨还在下个不停,玛丽恩将洛伊领到最南边的那间屋子,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条不宽不窄的鹅卵石街道,“以后你就住这间房了。”她说,“赶紧睡吧,你一来就遇到下大雨,真是运气好。”

“为什么这样说。”洛伊问。

“明天你就知道了。”玛丽恩并没有打算告诉洛伊,而是留下个大大的谜题,说完就一脸神秘地出门了。

洛伊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一天来发生的事情,愈加觉得奇怪。按理说,这里离自己的家乡不会太远,可为什么昼夜更替会如此不一样?还有他们似乎什么都知道,他们可以读懂自己的内心,尤其是那位白发老者,他的眼睛里无时无刻不透着精光。

想着想着不知何时竟睡着了,等他一觉醒来,发觉太阳真的已经像玛丽恩说的那样挂在了天空,柔和的阳光撒在他的脸上,温暖而舒服,他爱阳光,他也爱这个地方,没有歧视,没有长久的黑暗,如果没有自己的父母,他也许真的愿意在这里呆一辈子。

可是,自己真的要回去吗?那逃出来还有什么意义?


三、

“起床了,洛伊。”玛丽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迅速穿好衣服,然后去给玛丽恩开门,开门前还看了看自己的新衣服,嘴角不由得上扬起来。

“洛伊,我们必须快一点。”玛丽恩显然是等着急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