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米勒职业生涯三分球命中率为39.5%,甚至整个欧盟走向另外一个历史方向的

2019年10月29日 - 篮球
  米勒职业生涯三分球命中率为39.5%,甚至整个欧盟走向另外一个历史方向的

图片 1
历史上的四大神射手

正在改变历史方向的“黄马甲运动”

  北京时间9月9日,NBA进入小球时代,联盟出现了越来越多能够依靠三分执掌天下的球员。从1980年到今天,NBA联盟经历了改革发展,从最初的内线球员称霸到如今远投手占据优势,但每一个时代都有着一位伟大的神投手存在。

本文作者:郑若麟

  1980年拉里-伯德

导语:法国“黄马甲运动”在继续,这很可能是一场将会引导法国,甚至整个欧盟走向另外一个历史方向的“革命性”运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可能正呈现在我们面前。对于这场“黄马甲运动”,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郑若麟先生作出了以下几点判断:

  伯德最为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在1986年全明星三分大赛前说道:“你们是来得第二名的吗?”两年之后当安吉问她为何不脱衣服热身时,伯德表示对付这帮家伙还用得着热身吗?

首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抗议活动,而是带有深层次政治目标的群体性运动,某种意义上具有“革命”性质;其次,与法国近年来其他抗议示威活动不同之处在于,“黄马甲运动”的目标是要推翻法国现政府和现行政治体制,具有不可妥协性;

  当然伯德的远投实力当时确实为人惊叹,他从1986-1988连续三年连庄NBA三分大赛冠军。他也是NBA历史上最自信的三分王,同时与克雷格-霍奇斯并肩成为三分王获奖最多的球员。他职业生涯三分球命中率为37.6%,场均命中0.7个三分。尽管三分球是伯德得分一大杀器,不过他在比赛中并不仰仗这项技能为主要得分方式。

第三,这将是一场长期性运动,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黄马甲运动”将会不断卷土重来,因为这是法国相当一部分中下层民众在面临生活困境时不得不采取和参与的一场运动;

  1990年雷吉-米勒

第四,“黄马甲运动”将会造就一批新的思想者,包括舒阿尔、托德、索哈尔等,尽管他们被主流学术界所排斥,但他们对社会的影响将会与日俱增;

  米勒职业生涯三分球命中率为39.5%,场均可以命中1.8次远投。最为球迷印象深刻的是,米勒在最后8.9秒连得8分,其中关键的两记三分球,成为球队起死回生的关键球。米勒生涯一共命中2560记三分,位列NBA历史第二位。

第五,“黄马甲运动”将不可避免地向整个欧洲蔓延,并会与美国“特朗普现象”遥相呼应,促使全球性民粹主义浪潮高涨,甚至有可能导致出现某种类似二战时期的“反犹”“排外”浪潮;第六,“黄马甲运动”将很难成功,因为西方社会的财权、政权和舆论权被牢牢地控制在财团、政府和主流媒体手中,事实上,这三股势力正在联手应对危机。虽然“黄马甲运动”将注定走向失败,但被其洗礼过的法国和西方将走向真正意义上的全面衰退。

  2000年雷-阿伦

图片 2

  昨天阿伦刚刚入选2018届奈史密斯名人堂,而他在热火效力时,2013年总决赛的关键三分,为迈阿密完成救赎。

法国“黄马甲运动”是由政府计划征收柴油税引发的。运动爆发四周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演讲,宣布放弃原定从2019年开始征收的柴油税,并公布每月对最低工资收入者发放100欧元额外补贴。然而,“黄马甲运动”不仅没有因此中止,相反却愈演愈烈,甚至有向整个欧盟蔓延的趋势。尽管法国主流媒体刻意回避相关画面和报道,但越来越多迹象表明,“黄马甲运动”与近年来经常出现的其他抗议活动大不相同,并已成为法国历史上民众抗议链上新的一环。这条抗议链源远流长,远的如1789年砍掉国王路易十六脑袋的“法国大革命”,稍近一点有1968年将戴高乐将军赶下台的“5月风暴”,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还有改变了人类思想史的“巴黎公社起义”。种种迹象表明,这次“黄马甲运动”并非对某项政策、某个政府、某位总统的有限不满,而是在法国积累多年的对整个左右翼执政体制、法国经济格局和西方民主根基——“代议制民主”强烈不满的一次总爆发。因而,其具有明显的“革命”性质。唯一不同的是,这场“革命”的动因似乎来自极右翼,但却得到极左翼的有力支持。这既是历史的荒诞,也是历史的一个残酷“玩笑”。

  2001年雷-阿伦拿到了全明星三分球大赛冠军,职业生涯共命中2973个三分,让他成为截至目前NBA历史的三分王。阿伦职业生涯三分球命中率为40%,场均能够命中2.3记远投。绰号“君子雷”的他,有着出色的三分球投射能力。

一场历史尚未定性的运动

  2010年斯蒂芬-库里

对于“黄马甲运动”,我们必须将视线从今天拉回历史、推向全球,并投向未来,从更深层次进行分析认知。因为太多因素,太多的西方主流媒体讳言、禁言、甚至蓄意扭曲这场运动,很多在运动中产生的观点、发生的事件正在被有意识地从现实中抹去,因此分析这场“黄马甲运动”非常困难。

  库里的三分改变了当代篮球的发展,他在单赛季可以命中402记三分,连续打破自己创造的纪录。另外单场比赛命中13记三分,再次将尘封多年的历史纪录打破。库里在面对联盟其他29支球队中,都有过至少命中6记三分的表现。除此之外,他连续六年单赛季命中至少200个三分,是NBA历史第一人。

我们已经看到的是,这场运动具有几大特征:首先,这是法国历史上首次爆发的没有明确领导者、组织者、甚至连“发言人”也不断变化的一场运动(不过我们要注意的是,没有台前的领袖并不意味着这场运动没有幕后的策划者和组织者);其次,参与者主体大多是底层出卖劳动力的无产阶级,以及生活水平正在不断下降的广大中产阶级。今天谈到法国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下降,与过去人们经常谈及类似话题有一个本质上的区别,即过去所谓的“下降”仅仅是工资上涨的速度不够理想,而今天则真的出现了收入下降的事实,因此法国底层民众的强烈不满已经不可抑制。虽然他们在政治倾向上往往属于两个极端,但他们却在“黄马甲运动”中坚定联手;第三,这场运动表现出鲜明的民粹主义色彩,特别是激烈反对金融资本对法国经济的控制(也因为这一点,“黄马甲运动”正在被指为“反犹”);第四,法国主流媒体对运动的影响力大大削弱,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正在出现“火上浇油”的反效果,主流媒体所说的一切都被民众从相反的方向去理解。而与此同时,法国网络信息却空前猛烈地冲击着整个舆论,正在成为法国民众的重要信息来源。

  2015年全明星三分大赛中,库里战胜队友克莱-汤普森夺得冠军。如今库里已经将季后赛三分球纪录收入囊中,未来还有更多的三分球纪录属于他。

八周的动荡,“黄马甲运动”提出的政治诉求已经非常明确地反映了这场“革命”的主旨:反对法国执政者、反对现行政策(包括小至增收燃油税、大到欧盟建设等在内的一系列法国根本内外政策)、反对既有政治体制。类似性质的民众运动,自二战以来在法国恐怕还是首次出现。

必须指出的是,目前对这场“黄马甲运动”任何总结、定性的文章都将会被历史淘汰,因为这场运动的最大特点就是多变性与多样化。“黄马甲运动”在未来几周内有可能被镇压下去,但它必然会在未来数月甚至一两年内卷土重来,并将成为法国当代史上最重要的一场政治运动。因此,本文并不是对这场运动的总结,而是综述这场运动的产生、发展和未来走向、以及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的印迹。

图片 3

反对政府、媒体和资本三大权力

这场人数尽管不多但却具有“全民性”的抗议活动,从去年五月份就已经初露端倪。当时一位名叫Priscilla
Ludosky的司机在“脸书”“推特”和“Youtube”上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要求免除新征的0.76欧元柴油税。此信在网络上征集到23万个签名支持。到十月份,网络上出现了一段短视频,一位名叫雅克琳娜·莫罗的女子不仅抗议柴油税价上涨,而且质疑国家额外收取的燃油税到底用到哪里去了,并要求马克龙总统对此做出明确回答。莫罗的视频在网络上激发了更为强烈的反响,数周之内这一视频点击量超过六百万,而且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她。在此之前,爱丽舍宫恰好传出“30万欧元高价换地毯”的丑闻,两相对比,反差太过强烈。对此强烈不满的法国社交网络媒体开始发出“扎克雷起义[1]”的呼吁。

2018年11月,真正有组织的“黄马甲运动”出现在法国北部诺曼底地区的海滨城市Dieppe。当时网络上出现了一个“黄马甲群”,在推特上呼吁11月17日进行抗议示威,很快该群就有了16000名参与者。17日那天,小城果然爆发了“黄马甲示威”,几乎所有十字路口都被身着黄马甲的抗议者堵塞。很快,运动在法国蔓延开来,对于参与人数,法国主流媒体认为至多三十来万,但“黄马甲运动”的参与者们则指责媒体“大大压缩了真正的抗议人群数字”。

运动的转折点是马克龙总统的电视讲话。实际上,马克龙总统在讲话中对“黄马甲运动”最初提出的目标做出了全面让步:取消燃油税、增加最低收入者的收入(从国库中拿出一笔钱,每月给所有最低收入者100欧元补贴)。然而“黄马甲运动”并未因此停止,事实上抗议者真正的目标恰是在马克龙总统讲话之后才逐渐清晰起来的。今天,一句着名的口号已经响遍法国:“RIC”(référendum
d’initiative citoyenne),意指“公民自主公决”。

为什么要公决,而且要“公民自主”?原因非常明了,因为参加运动的法国民众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政府和总统的信任,包括左右翼各类传统政党。“RIC”直接挑战的就是代议制本身,示威者非常清晰地提出,“我们选出的代表投票做出的是反对我们利益的决策”,比如征收燃油税。所以,“黄马甲运动”要求法国当局进行一系列公民投票,对涉及民众整体利益的决策进行公决,而投票议题也要由公民直接提出。一些运动参与者甚至直接提出要将议会普选制部分改为抽签制,以抽签的形式选出部分代表人民的议员,以避免选举出来的议员都是政客的结果。因为抽签这种形式将给予被选中者绝对的做出任何决策的自由,而不需要顾及党派利益、选举利益等,这非常充分地反映出法国民主选举体制本身在这场运动中遭到几乎全面的质疑。

除了反对总统、政府和议会外,法国主流媒体也正成为“黄马甲运动”的靶子。很多抗议者通过网络将矛头指向主流媒体,认为主流媒体“都是撒谎者”,强烈抗议主流媒体未能正确报道这场运动。很多抗议者认为,法国主流媒体过多地将关注点集中在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有意忽略警察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黄马甲运动”另外一个引人关注的地方是示威者不约而同地对法国金融体制提出强烈批评。在去年12月30日“今日俄罗斯”法语频道的一次直播中,一位示威者直截了当地说:“我们不愿意继续生活在金融权力的统治之下。”

图片 4

种种迹象已充分表明,“黄马甲运动”针对的是目前统治法国的三大权势——政府、主流媒体和财团。而这也是“黄马甲运动”的一个本质特点,理解了这一点,就会明白这场运动的历史意义。这场运动与二战后发生的法国乃至整个西方的几乎所有运动都不同,过去那些运动都是为了某个或某些非常具体的目的,但这次运动则是对西方整个统治结构提出全面质疑。正因如此,这场运动并没有因为总统马克龙做出大幅让步而中止。但有一点也必须指出,这场运动并没有提出一个取代旧模式的新模式,其仅仅是“破”,而非“立”,更不是对世界上其他统治模式包括中国模式的肯定或赞同。

分裂法国社会的两大焦点

“黄马甲运动”瞄准的标靶有两大焦点:金融权力和“全球化”。正是这两大焦点将法国社会分裂成两大部分,但这两大部分不是以传统的阶级成分划分的,而是以对这两大焦点的观点认同划分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