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天上的月儿一个月仅圆一次,袖罗垂影瘦

2019年6月27日 - 情感
天上的月儿一个月仅圆一次,袖罗垂影瘦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画扇悲。——题记

图片 1

那个用他旷世的才华,多情的风骨,拨动了大清朝那根冷韵冰弦,在康熙盛世弹奏一曲人间绝响的人是你吗?那个用笔来描绘心境的孤独的才人是你吗?那个在寂寞难当时,将所有悲与凉,付于水墨,和着清词,独自饮下的人是你吗?

雾窗寒对遥天暮

是纳兰,那个词中是伤的人。

暮天遥对寒窗雾

“一昔如环,夕夕都成玦””无奈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他在月下,盼着月圆。天上的月儿一个月仅圆一次,月下孤独相似的人好悲凉。爱妻已亡,他们有多久才能相聚?他们一人在天一人在地,月儿传思365天也只有12天<月圆时候>.他来到爱妻坟前悲歌当哭,撕心裂肺的痛,里面的人能否感受到?昨年停驻他们窗前的燕子还在,而人却已入黄土。时间,弄得他物是人非。

花落正啼鸦

那个生在贵族却只欲平衣生活的人是你吗?有着锦衣玉食却似粗茶淡饭的人是你吗?纳兰的词是淳的。

鸦啼正落花

纳兰所爱的生活,可能仅是在微寒的春,看燕子在古老的的泥墙筑巢;在清凉的夏季看荷花,立于水中漫舞;在风起的秋,看落叶,安静地赶赴美丽的死亡;在冷冽的冬天,看白狐,隐迹在寒径上。他不要名不要利,只要那份得以让他安宁的清、闲。

袖罗垂影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