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先回忆下产房的灯光,爱着自己喜欢的人

2019年8月2日 - 情感
先回忆下产房的灯光,爱着自己喜欢的人

灯火在时光里,快乐地跳跃着。

                 

谁也不知,它的心里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让它可以自己就能傻笑半晌,以一个姿势,站成了像思考的永恒!

                                灯火

不过,它还是眷恋着微风。刚从屋外的呼啸而过,它整个身躯便颤抖不已了!这个夜晚,对它来说,许是多么得美。而眼看人,就只剩下干瞪眼的空虚了。

     

贴近灯火,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我可以接近黑夜,证明我不是瞎子,我还可以憧憬白天,证明我并不是一个无望的人。哪怕已是许久了,未干的眼眶,流过多少无望的泪珠。可怕的夜晚时间,只好用胆怯的哭泣打发。

 

但我仍然相信光明很快会来,这本就是一个还算光明的时代。每个人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爱着自己喜欢的人,陪在爱着的人身边。

图片 1

那些伤怀的往事,也就低头而沉默忘怀了!

       
灯火,是一种明灭状态,更多的时候它被赋予了一种情感,承载了太多的希望和寄托,使它不仅仅是照明取暖的工具,而变得生动,情态毕现。在哨所,在塔顶,在荒漠,它是一种坚守,一种信念;而在水井房下,在山野人家窗外,它是一种自然的流露,粗放而抒怀;在机杼旁,在摇篮边,它又变得温情而馨暖,是一首爱的歌曲,生息的力量。

今夜,只说这只灯,这只为这个黑夜带来光明的灯。大家一起盘膝而坐,谈谈自己心中对于这盏灯的褒奖,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我们总不该欠不该欠的欠的太多。

       
先回忆下产房的灯光。产房外有一阳台,这让人不安,总担心有人从此处而入,把小孩抱走。于是灯光总亮着,慈爱的母亲还健在,陪床,照看着她的女儿。心里是欣喜而幸福的。而我身旁的婴儿床上,是我的女儿,粉嫩如玉,甚是可人。初为人母,刀口的疼痛,身体的虛弱,是无感于兴奋,自顾不暇的。现在回想起灯光是甜润的,起码母亲作为外婆,是主力,打个盹,尽心尽力照看女儿,侍弄我的女儿。这一幕似在昨天,历历在目。

近视的人就不要摘下眼镜,今夜的灯火就是这只微弱却快乐的灯火。它噗嗤噗嗤得燃烧,似乎时光游走得不是那么顺利,若是这样,我们又当更加的无聊了!可灯火的那一点快乐就是燃烧的乐趣,若是熄灭了,快乐的意义已就没有了。

     

我啊,生长在南方,也不见有人千里迢迢来看过我、倒是在说明书上看到,这会在黑夜发光的灯火出厂地在北京。那可是太远了,这么万里跋涉赶来,只为为我照亮一个黑暗的夜晚吗?不过,世界黑暗的角落太多了,能照亮一处是一处,我猜它心里是这样想的。我还是感激的,心里真实是感动,这一刻光明,来得太不容易了!

图片 2

这灯就这么挂着,成为夜晚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想起乡村里寂静的若隐若现的灯火。家有出阁女,新棉被已先拉走,嫁妆已奋好。未来的新娘,作为女儿家幸福中隐约不安,与同伴在叙谈,在悄语。父母更是喜悦中有不舍,一家欢乐一家忧。这个灯火似乎分担不了什么,隐没在黑色的暗夜里。

听黑夜出门没有打火的人回来说,真见鬼,没有灯火照亮,在黑夜里行走也真是可怕!一不小心落入陷阱,这条还算硬朗的命轻易便没了!所以,到了太阳歇息的时间,一切的动机都得小心谨慎,不然,后悔莫及。

       
更想起少时的麦场,昏黄的灯光照在一垛垛焦色的麦堆上。我们兄妹四个和父母在这里等待轮到我们用打麦机打麦子。已经困意裘来,昏昏欲睡。终于等到,一时间,麦灰弥漫,尘烟浩荡,夜寒夜长,又脏又累,偷空去旁边小憩一下,重返麦场。那是一个难忘的夜晚,灯光晦涩,不忍再说。

只是这灯火不管再亮,眼睛也没有在白天自由。那远方的山是什么颜色,空中的云朵是什么形状,在这灯火里便无从领略了。倒是印象中的景致,将这一切全都刻画了下来,把灯火熄灭,倒在炕头睁着瞎了似的眼睛慢慢回想!

       
再想起六年前为母亲守灵的灯光。门前已搭戏台,主角已粉墨登场,披挂上阵,下面是乌压压来白事听戏的邻居街坊。后屋我们四人心怀悲壮,无语凝噎。母亲就在身旁,但终归是离我们远去了。一丝余温,似乎魂魄犹在,自己的亲人故去自己是不怕的,只是不再是孩子,瞬间长大,和失去她的绝望。小心的提起她,似乎她依然在听;悄悄的说话,似乎怕惊扰了她如此凄长的梦。对离别最深的感触就是至亲的失去,灯光凄迷,光明不再,心一下子空荡荡的。引用一首诗的片断表达:

QQ:2286166905

                一定有一些亲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